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三坊七巷人

 
 
 

日志

 
 
关于我

郑子端,字文儒,号寿石。男,福州人。善传统人物画。喜用自制的鸡毛颖狂草作书入画,笔法变化多端,苍劲有力,笔墨雄厚,超轶绝尘,堪称一绝。非常人所能企及。央视走遍中国栏目,福建电视台、东南电视台海峡新干线栏目,福州电视台《鸡绒笔之缘》。澳门日报、香港大公报、南国书画、团结报、中华文化画报、美术报、福建画报、福建日报、东南快报等海内外电视台广播电台报刊介绍了这独特的艺术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2014-04-23 23:1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州学使署,在城内学院前,乾隆四四年八月三日朱筠提督福建字政。在学署中建立三百三十有三士亭。嘉庆、道光特请人绘一幅亭图。又遍征名流题咏,道光二年刻成《三百三十有三士亭图诗钞》一书行世。此书罕传。“有三百三十有三士亭”题名石,民国光复,署废亭毁,后移置西湖矣,民国《永泰县志》、民国陈衍《石遗室诗话》、民国郭白阳《竹间续话》均有记述。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今在福州西湖公园发现朱筠“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实属罕见石刻。
陈衍“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吾闽学署中有三百三十有三士亭,是一绝好诗题,惜未闻有传作。惟祁文端有《题图》一律云:开径知三益,为山自一拳。我来寻石友,仍值补松年。岁月云烟过,风流书画传。延平剑终合,肯逐郁林船。《谷曼谷九亭集自跋》云:康熙甲申,沈心斋先生涵,视学闽中,于其署作亭,植松竹梅,颜曰友清轩。乾隆庚子,朱竹君先生(筠)复构补松精舍,多士人致一石,镌名其上,颜曰三百三十有三士亭,并为之记。山左有门,别有蕉林,径通东北隅,构亭曰不炎之亭,名其林曰叶林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嘉庆丙子,汪雨园先生(润之),属太仓王子若茂才(应绶)作图,存署中。道光初年失去,庚子徐松龛(继畲)偶得之,归于吴崧甫学使(钟骏)。暑热假观,题句,并记其颠末如此。辛亥改革后,学署为陆军测绘局,近又由刘景屏运使购作存古学校。椎揭旧碑寄示,则嘉庆九年,析津邵自昌视学时,重刊竹君先生旧记,并记缘起,略云:向闻福建学署,有三百三十有三士亭。余来此,则额为补石亭。及问学使钱云岩学士,乃知前亭为风败,学士新之,求原额谓已毁,又以增补山石,遂改题。然旧额不睹,良为怅然。越数日偶检丛积,忽焉遇之,整之为还故处。竹君先生有记,勒巨石上。石理粗,剥落不可读,同游秀水郑君师愈曾录其文云:余奉命来福建,科试福、延平、汀、邵武、建宁五府士既毕,旋福州试院,实当庚子之夏。余北人,不胜此间之暑也。暇日于其西偏隙处构小亭。诸生闻之争来,人致一石,刻名其上,凡九府二州五十八县及于海外咸具,刻名者至三百余人。因名其山上之亭曰三百三十有三士亭。面亭浚池,清泉氵翁然而出,因名其泉曰养亨泉。《易》曰:山下出泉。言泉之蒙者,必养而后亨也。山之左有门,别为蕉林,林可高五丈余,百年物矣。余辟其口而得径,通东北隅,亦构小亭,可逃此间之暑,因名其亭曰不炎之亭,而名其林曰叶林。昔唐韩先生除鳄氵鸡之潭,而潮人知学;柳先生作永州《小石城山》诸记,而南人得所指授,为文章有法度。余视此窃内愧焉,而有托于此者,抑以志吾南来与诸生相遭之迹,如是而已。亭既成,当去此,而代余者为余弟石君,亭之石有主者矣。诸生脱不忘余,识余言而勉劝为学,以学此山也。乾隆四十有五年,岁次庚子,冬十月十日,大兴朱筠记。

福州西湖公园发现“闽中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冬窗无事,赋长句二十韵寄题云:少人多石传楚南,山如碧玉攒为帧K知东越富石友,卓立三百三十三。想经女娲手所链,周天度数原相参。只除如来卅二相,悉落下界来同宠。若令对影成三人,一一如彼月印潭。千山(山名)峰与千人石,坐此多士差能堪。若令读经分刚日,《尚书》廿八篇先探。《毛诗》三百篇有五,人手一篇毋多谈。三千二百四十卷,全部正史虽渊涵。若令柔日更分读,十卷而俭人开函。荔支各啖三百颗,珍珠十万倾筠篮。奉橘若只三百枚,向隅多恐食不甘。竹君傥有竹千亩,人分三亩天蔚蓝。石君傥有万石亭,三十取一排层甚。吾乡水石略可数,奇礓郁林谷牙且谷含。吟台光禄已官廨,芙蓉别岛犹双骖。颇闻此亭落人手,巧偷豪夺纷负担。未知散失剩几许,愿君爱护防耽耽。’”此作专求刻画数目,虽蒙算博士之诮,所不恤矣。

《石遗室诗话》卷二十二



福州晚报2014-4-25  星期五  A17  福州.社会     

“西湖老石刻    纪念‘九一八’追踪”

清代著名石刻失踪百年重现西湖

清代著名石刻失踪百年重现西湖     

原来就在抗日石刻的背面,刻有乾隆年间的《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

本报记者 綦芬/ 张人峰/
  本报讯 去年918日,本报独家报道西湖有一老石刻,记载江西籍著名抗日律师吴迈1933年写的纪念“九一八”事变的诗。近日,这块石头又有重大发现,其背面刻有200多年前清乾隆年间福建学政朱筠撰写且失踪百年的福州著名石刻《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该石刻见证了福州历史上文教事业兴盛的一段佳话,也与西湖公园百年建设史分不开。
  据了解,吴迈石刻的发现者郑子端日前又发现,石刻背后还有字,但看不清楚。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长卢美松得知后请人拓片辨认,结果让他喜出望外:“这就是《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还多出碑名和落款,捐赠石头的人姓陶,只是有些字看不清。”石刻字迹模糊难辨
  昨天,记者来到西湖姐妹亭东亭湖边,再次见到这块太湖石,石头高约2米,宽约50厘米。背湖这一面刻着吴迈的诗。去年本报的报道引起西湖公园管理处的重视,遂将该石刻连同1915年福建巡按使许世英写的“击楫”石刻都描红了。
  石头面湖这一面,刻有密密麻麻的小字。由于遭受风雨侵蚀,字迹相当模糊。经努力辨认,勉强可见石上刻有碑名《福建学使XXX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正文如下:“余奉命来福建,科试福、延平、汀、邵武、建宁五府士既毕,旋福州试院,实当庚子之夏……柳先生作永州《小石城山》诸记,而南人得所指授,为文章有法度……诸生脱不忘余,识余言而勉劝为学,以学此山也。落款是“乾隆四十有五年,岁次庚子冬十月十日,大兴朱筠记”、“布衣福清李振涛……侯官陶灿……七十八老人闽任永……”石刻上还有一些字看不清。
朱筠与《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
  说起朱筠的《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研究福州文史的人都知道它的重要性。谈及朱筠与《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的故事,还得从朱紫坊说起。
  朱紫坊一带,自宋代至近代,均是福州的文化教育中心。“清代,管理全省的教育行政机构——提督福建学院署设于此地(今延安中学内)。学院署内曾建有‘三百三十有三士亭’,颇为著名。”卢美松说。
  记者查阅史料获悉,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八月,朱筠任福建学政(注:学政,清代又称学台,其衙门称学院署、使院),科试福州、延平(今南平)、汀(州)、邵武、建宁五府士。结束后,回福州试院(注:清代的福建学政署址,在明代成化以前为旧试院之地,以后几经兴废)。时值乾隆庚子年(1780年)之夏。朱筠是北方人,难忍福州酷暑。闲暇日,在学院署西偏隙处构小亭以避署。朱筠以宏奖人才为己任,闽士感激他,循弟子礼,备了束修(礼物)以献。朱筠不接受,只要学、科两试通省前列的333位生员各献一石,刻名石上。这些石头输入学院署,聚成假山,朱筠在假山上建亭,命名为“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还写下了《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
  同年八月,朱筠报政还朝,其弟朱珪接任提督福建学院署学政,成为亭主。兄弟相继督学八闽,被传为美谈。
  从清乾隆到民国期间,张际亮、梁章钜、陈衍、郭白阳等诸多官绅名士撰文记载《三百三十有三士亭》。建亭200多年间,历代学政都对亭子加以修葺或重建。
石刻失踪百年再露真容
  据民国史料记载:署(学院署)废亭毁,三百三十三石或丢失,或被市政当局移置西湖公园装饰假山之用。旧观无存,令多少名士惋惜怅然。
  据陈衍《石遗室诗话》记载:嘉庆九年,析津邵自昌(注:福建学政)视学时,重刊竹君先生旧记,并记缘起,略云:“向闻福建学署有三百三十有三亭……竹君先生(注:朱筠)有记,勒巨石上。石理粗,剥落不可读……”由此可见,朱筠的《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曾刻在学院署一块纹理粗的大石头上。这块石头“失踪”百年,直至此次被发现。
  “这篇碑记是朱筠1780年写的,何时刻的就不知道了,一般来说是当年刻的。1933年吴迈的石刻是对这块老石头的再次利用,后来人们就忽略了‘藏身’背面的亭记。”卢美松说。
旧猴山还有多块题名石
  “除了《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石刻,原先从学院署移到西湖的三百三十三石,目前还有几块分散在大梦山旧动物园猴山。”卢美松说。
  记者在旧猴山上找到刻有“闽游天衢”“侯官张明三”“浦城王廷份”“枕流”等10多块题名石。
  “《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这块石头很有纪念意义和保护价值。”卢美松说,希望西湖公园管理处能将其移到适当的地方,比如宛在堂前或西湖书院旁,加上玻璃罩予以保护。
  昨日,西湖公园管理处负责人表示,会考虑卢馆长的意见,予以安排。

□相关链接:
  朱筠和《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
  朱筠(1729年~1781年),清代著名文献学家、藏书家、学者。字美叔,号竹君,又号笥河,顺天大兴(今北京市大兴)人。乾隆十九年(1754年)进士,官翰林学士。著诗文集《笥河文集》。
  《三百三十有三士亭记》全文如下:余奉命来福建,科试福、延平、汀、邵武、建宁五府士,既毕,旋福州试院,实当庚子之夏。余北人,不胜此间之暑也。暇日,于其西偏隙处构小亭,诸生闻之争来,人致一石,刻名其上,凡九府二州五十八县及于海外咸具,刻名者三百余人。因名其山上之亭曰“三百三十有三士亭”。面山浚池,清泉滃然而出,因名其泉曰“养亨泉”。《易》曰:“山下出泉。”言泉之蒙者,必养而后亨也。山之左有门,别为蕉林,林可高五丈余,百年物矣。余辟其茀而得径,通东北隅,亦构小亭,可逃此间之暑,因名其亭曰“不炎之亭”,而名其林曰“叶林”。昔唐韩先生除之潭,而潮人知学;柳先生作永州《小石城山》诸记,而南人得所指授,为文章有法度,余视此窃内愧焉。而有托于此者,抑以志吾南来与诸生相遭之迹,如是而已。亭既成,当去此,而代余者为余弟石君,亭之石有主者矣。诸生脱不忘余,识余言而勉励为学,以学此山也。乾隆四十有五年,岁次庚子冬十月十日,大兴朱筠记。

  评论这张
 
阅读(72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