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三坊七巷人

 
 
 

日志

 
 
关于我

郑子端,字文儒,号寿石。男,福州人。善传统人物画。喜用自制的鸡毛颖狂草作书入画,笔法变化多端,苍劲有力,笔墨雄厚,超轶绝尘,堪称一绝。非常人所能企及。央视走遍中国栏目,福建电视台、东南电视台海峡新干线栏目,福州电视台《鸡绒笔之缘》。澳门日报、香港大公报、南国书画、团结报、中华文化画报、美术报、福建画报、福建日报、东南快报等海内外电视台广播电台报刊介绍了这独特的艺术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一艘“昆仑舰”追思往事。表外公沈彝懋遣骨在那里?  

2011-04-03 00:4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沈彝懋”这个名字,大家一定会感觉还要陌生。

    关于这位海军舰长的一生,2000年版的福州鼓楼区志下册,第1430页的“鼓楼区革命烈士名表”里,有简单记载——“沈彝懋,1895年出生于福州南街,1949年参加革命,为国民党海军起义军舰舰长,1949年11月被杀。”一位海军舰长的一生,便被这样简单的定格在了史料文献里。一艘“昆仑舰”追思往事。表外公沈彝懋遣骨在那里? - 三坊七巷人 -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但对如今生活在三坊七巷文儒坊大光里18号的郑子端来说,这位表外公的离世,让他儿时对清明节的曾印象一度停留在了,自家老宅天台上,表外婆和表婶每年放往台湾方向的风筝和挂在风筝上的那些信与纸钱。

    “那段特殊的历史,现在我们也说不清楚,只知道他们父子被一起带去了台湾,然后在左营桃子园刑场就义了,现在尸骨都还没找到!”看着那张泛黄的昆仑舰相片,郑子端感叹,这艘军舰把陈季良将军的英魂带回故里后,却把他的表外公沈彝懋和大表舅沈勋永远地带离了故土。

     因表外婆与表婶当年长年都借住在郑子端家当时在福州南门兜来魁里巷的大宅里,所以表外公和大表舅离世后的几年时间,郑子端老师曾一度目睹过表外婆带着女儿和外孙,一起在大宅天台上过“风筝清明节”的场景。“那时我才8、9岁,不懂事,只觉得他们在天台上放风筝好玩呢!”如今已近古稀之年的郑子端,忆起自己儿时的天真,嘴角浮起了一丝苦笑。“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她们借助在别人家,是不能供奉逝者灵位,也不能在别人家里烧纸钱;再加上尸骨在哪也不知道,更无处祭拜和悼念;所以,只好选择到天台上,往台湾方向放风筝,托风筝为他们捎去思念。”郑子端分析,当年表外婆还在风筝上绑了书信,估计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尸骨,希冀表外公和表大舅还活着。

    “有一年的清明,我也爬上天台去放风筝了,但很快我发现那并不是件好玩、开心的事。”郑子端回忆说,当年清明表外婆一家在天台上放风筝时,嘴里会默念着一些话,说着说着,她们就眼含泪花了。虽然没有烧纸、点香,或者放声哭泣,但这却成了郑子端儿时最悲戚的清明记忆。

   “后来,表外婆搬去了上海,活到了100多岁。据说,她临终前还交代年经最小的表哥,说等将来台湾回归后,一定要记得去台湾寻找外公和大舅。”郑子端解释说,因为表外婆认为年纪最小的晚辈,会等到台湾回归的那天。如今,郑子端一位定居法国的表妹,还在一直通过各种途径寻找自己外公和大舅的尸骨。几进前,她曾到台湾高雄寻找过一次,但未寻到任何音信,打算近期再去一次。

    虽然留在郑子端童年记忆里的清明飘往台湾方向的风筝,不知何时才能为他的表外婆一家带回音信;但风筝无疑已成了这家人对清明的独特回忆。“真希望,有一天能收到海那边的一点音信啊!”郑子端感叹着,像个孩子般地期待起当年自己见过的那些风筝,有一天真的能再飘回来,带回表外公和表大舅的一点音讯。

台湾的台北有3百余无人认领政治犯或中共特工遗骨名单。表外公沈彝懋和表大舅沈勋、四舅沈白你们在那里啊?

海峡两岸不同报道:

1.台湾的报道:

國府投共艦艇全集

 4月4日 崑 崙

"崑崙"艦原為日本之小型海岸運輸船,1919年英國建造,戰後由招商局接收,名"海浙"(後改"海吉");1948年七月一日由招商局移交給海軍做為"海閩"輪撞沉"伏波"艦的賠償;命名"崑崙",編號"312".

共黨對"崑崙"艦中校艦長沈彝懋的策反工作由周克進行,1949年四月四日當"崑崙"艦載運國庫黃金與海軍機校師生200多人由上海撤退往馬尾途中,在吳淞口一出海沈彝懋即召集艦上軍官開會宣佈要開往煙台投共,當時他的兒子沈勛與共黨人員都在場,但因副長褚廉方與輪機長張岑之反對並且施計在海上停機並將北方航線海圖全拋入水中;共黨人員見計不得逞便與沈子在閩江口跳水逃逸. 船到馬尾後沈艦長父子二人立刻被捕押送台灣在左營桃子園槍決(沈艦長另一就讀海官的兒子沈白後亦因故被槍決).  

       2.大陆的报道:
       

4月4日上午,轮机长和航海官突然改变态度,他们向舰长提出到福州把人和货卸光后,回到吴淞口再起义。下午2时,舰开到吴淞口抛锚,几个军官又提出推迟起义的要求。晚8时30分左右,由轮机长出面,约集十几名军官再次强硬地要求陈健藩推迟起义。陈虽做了说服工作,但双方一直没有达成统一意见。陈健藩感到事不宜迟,决定马上行动。他找来何礼汶布置岗位,又找来钥匙打开武器库。晚10时30分,陈健藩和沈勋带着起义士兵准备去缴警卫排的械。

  这时,有人提醒附近有灯船,应先开船,后缴械,以免惊动对方。陈健藩立即去叫轮机长发动机器开船,轮机长推说应直接找值班轮机士兵开;而找到值班轮机士兵,又推说要轮机长下命令。陈气得想开枪强行开船,却又怕惊动舰上警卫排人员。他回到驾驶台,看到起义士兵的枪支已被枪炮官收去,起义再也无法进行了。

  4月4日晚12时,“昆仑”舰仍按原命令起锚南驶。4月6日下午4时,到达福州马尾罗星塔停泊。陈健藩立即组织全体起义士兵离舰转移,让他们各自先回家乡暂避,随后,他也上岸隐蔽下来,直到福州解放。而舰长沈彝懋父子自认为起义未成事实,未听从陈的劝告仍留在舰上,结果被国民党海军当局逮捕,4月19日被抓去马尾,后押往台湾,被杀害于高雄左营桃子园刑场。

 

  评论这张
 
阅读(18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