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68168zd的个人主页

三坊七巷人

 
 
 

日志

 
 
关于我

郑子端,字文儒,号寿石。男,福州人。善传统人物画。喜用自制的鸡毛颖狂草作书入画,笔法变化多端,苍劲有力,笔墨雄厚,超轶绝尘,堪称一绝。非常人所能企及。央视走遍中国栏目,福建电视台、东南电视台海峡新干线栏目,福州电视台《鸡绒笔之缘》。澳门日报、香港大公报、南国书画、团结报、中华文化画报、美术报、福建画报、福建日报、东南快报等海内外电视台广播电台报刊介绍了这独特的艺术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福州三坊七巷中的杨桥巷(续4)  

2009-12-25 20:4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州三坊七巷中的杨桥巷(续4)

                               住在三坊七巷里的人,讲述真实的三坊七巷事。

                                   (筒要语:母亲英雄,酒库,耳留,猪使伯。)

 

    以前通往双抛桥有几条石板小路。虎节河沿(今称虎节路)向西通往双抛桥;也可以从水流湾到雅道巷后往北走,也通往双抛桥;元帅河沿向南走也可到双抛桥;另外一条沿着文藻山河沿,向东也可到达双抛桥。据历史记载:虎节河沿、元帅河沿是子城的护城河。双抛桥的景色非常优美。有着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水都的景色。小船可以经文藻山河沿、双抛桥北路元帅河沿、定远桥、卧湖桥通西湖。

 在双抛桥旁边的雅道巷口有一家做藤床框、藤椅老板姓唐的,别人都叫他“依唐”,老板娘她共生了11个孩子,因为当时没有搞计划生育,所以在50年代她被称为“母亲英雄”。做藤床框老板娘孩子有生病(福州话叫“做狗”),都是带来由父亲看病(问诊)。我父亲很惊奇问她,你怎么带好这么多儿子呢?她讲:见到儿子时候经常叫错了名字,晚上孩子有没有去睡觉,在床铺上点来点去少了一个也不知道。我们福州有句土话“有鸡有鸡米,有儿有儿粮。”生儿子八个和生儿子十个,伙食开销都是一样的。听说她的孩子以后地成财了。我记得在福州一中读初中时候,老师还在课堂上批评北大校长马演初的人口论。以数学几何方式来解释,如果一个家庭有一个男孩,20年结婚又生儿子,家庭以20年翻一倍增加。4亿人口20年后增长到8亿人口,40年后增长16亿,60年后应增长的32亿人口。当时我国向苏联老大哥学习吧。我国以后执行了计划生育,人口增长有了控制。

因为水流湾有多家做家俱店。双抛桥又有河流,旁边有几亩水池可以放木头。所以双抛桥旁边开了一家很大的私人锯木厂(长乐人),供水流湾做家俱用。他人品好,也是我家的常客。

双抛桥北面,是文藻山与元帅庙交叉口,此处有一家酒店,店名叫“和米酒店”。酿制“福州老酒”,“鸡老”、“四半酒”。当时福州人喝酒都特备温酒器,俗称“聚宝炉”,器具是锡制的,大园形大腹,两边大耳。

腹中可放一个小炉,烧木炭,上置铁锅,盛水加热,铁皮筒中倒入酒,放在锅内温热。福州话称为“珑酒”。酒加热后离20多米都能闻到酒香味,我以前常去那里买酒。我父亲喜酒,每天总要买“二教”酒(一教半斤-福州话)。有次酒库老板来讲喝酒的文化:他讲以酒量来说,喝酒人有酒仙(如李白一样,喝酒后头脑很清醒)、酒海(海量大,千杯不醉)、酒鬼(喝酒后糊言乱语)、酒虫(醉倒在地上)之分。喝酒的速度又有急酒、漫酒之分,柜头站,柜头尺(喝)等等,有的拉板车的人,经过酒库时闻到酒味,酒虫来了,没力气拉板车人,脚也软了,没力气再拉车了。就到酒店买了“半教”酒,一口喝下,“柜头尺(喝)”,也不要什么菜下酒了,又拉着板车走了。这是急酒吧。慢酒:是买了“一教酒”(半斤),点了花生、卤肉坐在酒店里也聊天边喝酒。谈天说地,讲到“皇帝牛吃麦”,讲到“五帝来抓”都不怕,等等,似如鲁迅笔下的孔乙纪。我父亲有一次开玩笑地讲:一个酒虫,喝洒后醉倒在街旁,吐得满身,一只狗闻到酒味,把吐在地上的东西都吃了。最后狗用舌头甜酒虫的舌头,酒虫还糊涂说这个“猪肝”我不想吃。把狗舌头错认为是“猪肝”。我知道我父亲讲的意思,提醒我们喝酒要有尺寸,不要喝成醉酒。

我家对面是二层木屋,楼下开一家理发店,北峰人,别号“猪使”,因为他家父亲生几个男孩都活不成,怕他也养不大,所以把他叫“猪使”伯,到了50年代他还是穿着长衫。他必尽还保留农村人的优良传统。我也曾经到他家理过发,他给我讲到“柴鱼”的故事。北峰山区解放前人的生活很苦,结婚时有一碗菜,用木头刻成的鱼,放入面粉后,再放油中炸,以后上家桌。说明以前北峰人生活太苦了。以前福州口语中有讲“柴鱼”,指的没钱的意思。

我家西边有家木桶店,连江人,因为他右耳边长一块肉。别号“耳留”。“耳留”的父亲肥胖,是一位忠厚人,我以少年时常到木桶店玩。木桶店老板讲:城里木桶与城外有区别,鐤盖与城外木桶店不一样。城里木桶店工细,“耳留”还是鼓泰义务消防员,热心公益事业。当时如有火烧厝(火灾)。他就跑到东街口鼓泰望燎台去集中出发。如果在鼓楼区火烧厝(火灾),就有义务消防员手提铜锣搞打。通知义务消防队集中出发。我记得:解放初,农历十二月二十多日,我们正吹糖粿(蒸年糕),“1.20”福州台江被台湾敌机轰炸的那天。当时我在南门兜大根中心小学读书(现五一广场毛主席塑像那里),我放学的背着书包到南校场(省体育场)玩。当时听了防空警报。敢紧跑到看台下躲起来,见到于山上高射炮对敌机发炮。一会儿听到台江的轰炸声,过了十来分钟,就听到义务消防员打锣的声音。以后从南门兜速跑回杨桥巷家中,晚上站在阳台上往南看,天都是红通通的。我家隔壁的“耳留”到第二天才回来。说起火烧厝,免不聊讲起“火舅”的事惰,“火舅”:是正统的福州话,指的在大烧厝时,假冒朋友“热心”来搬东西,这叫“乘火打刼”。福州话的“火舅”、“白浪”、“火斗”、“洋油猴”等等,都慢慢地被普通化所淡化了。

当时,常有敌机来,我家的玻璃用纸条糊上成“米”字形,在八仙桌上盖着厚厚的棉被,人可以躲在下面。刚解放的时候,我们还是晚上上学。放学时排路队一起走回家。前头的同学还提着灯笼。

在今天回忆往事,不管叫“猪使伯”还是吁“耳留”。总比名字好记的多,至今,我还记忆意在心。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